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鍾孟宏《第四張畫》


當電影播畢踏出放映廳,咱們讀書會的阿A馬上發問:「為什麼結局是這樣?沒有畫出第四張畫就結束了,什麼意思?」
理解能力超強的阿C接應:「因為電影作到這裡,小翔已經經歷了很多成人事件,最後這張自畫像,就是象徵他要『登大人』了。」整個思考過程不到三秒,阿C真的好會做結論。
我聯想到以前做研究時讀到的一種西方文學文類,叫作「initiation」,中文譯作「入世故事」或「成長故事」。由文學研究者界定之後,它大致是:一個純真無邪的兒童或青少年(多半為男性),經歷一連串有如走入地獄的混亂事件(與家人產生衝突、性事被啟蒙、重要的親人死去等),最後進入了成人的世界。
當我說出這個概念,阿A阿C又展開很有創意的話題:「天啊,隨便一說都與西洋文學有關,搞不好這部電影在西方市場會很有發展……」
唉哎,很後悔沒有解釋清楚。「入世故事」其實是由文學研究者看過很多成長小說之後歸納出來的詞彙,基本上就像是一種電影類型,而《第四張畫》的編劇也可能早就知道這個類型公式,只要順勢創作就好。且,「成長」是全人類都會經歷的過程,各文化都會有屬於自己的成長故事,不是只有西方人才有成年儀示。
由類型看電影有時也蠻僵化的,搞不好說給我以前的指導老師聽,她還會嘆氣說:你又把那一套拿出來了,能有創意一點嗎?
呃,好。我個人覺得類型研究最有意思的一點,就是在知曉類型知識之後,發現新的作品所呈現的「與眾不同」。這種「與眾不同」,可以是屬於電影導演的創意,也可能是在跨文化仿拍所觀察到的本土文化環境,而了解這個層面才能做出有趣的類型研究。
鍾導演的《停車》和《第四張畫》在宣傳上有一個共同特點,就是會從社會統計數字去發想slogan(「全台北市有XX輛車、卻只有OO個停車位」、「全台灣一年內,會有多少多少失蹤兒童」)。因此,雖然只看兩部不算多,但我能感覺鍾導演是個「社會觀察家」式的電影工作者,其故事都有強烈的現實關懷和批判。
《第四張畫》工整地運用「四張畫」的結構來描述小翔成長的節點。在「成長故事」的公式之下,此片最有價值的便是:它是放在台灣的社會環境下來說故事,觸及中國籍配偶所衍生而出的種種社會問題,再一一關心其他社會底層的小人物。這層文化背景,使電影不同於其他西方或日韓的成長電影,它是屬於台灣社會當代的成長故事。
(然而,在揭露了台灣半下流社會對於兒童成長有多少危機之後,真不知道政府要怎麼推動大家多多生育的政策。)
在選角上,郝蕾可能是最有討論性的演員。大家有印象當代的中國大腕演員中,誰演過台灣人?
趙薇、章子怡、徐靜蕾、周迅等四大名旦,印象中沒有一人扮演過台灣人。
鞏俐,據說在80年代《代號美洲豹》演過高雄人(!?),但此片到底有沒有上過台灣戲院、掌握多少台灣的元素,未知。
劉亦菲,在《五月之戀》中是來台灣作文化交流的年輕學生,本質上與來台觀光的陸客是一樣的。
白靈在《拍賣春天》中的母親角色扮演得很好,但她向來被標示為好萊塢演員而不是中國演員。
台灣演員演出大陸人、香港人角色者,則是多到都屬不清了。
這樣比較之下,郝蕾選擇演出台灣的中國籍配偶(可說是一種另類的台灣人)是非常少見的。我喜歡她在《第四張畫》裡的演出,將這位在現實生活中應付酒客老道熟練、家庭生活中僅有母愛卻無力保護兒子的媽媽詮釋得很好。總之,此片讓我看到一個演技不受籍別限制的好演員。

最後說一下,除了消波塊上的鞋底之外,我覺得最毛骨悚然的場面是小翔夢見哥哥那一段,從田間、漁塭到堤岸都蔓延人造管線。因為之前工作的經驗得知,電線沒有好好收納是對風水很不好的。不曉得這個實景是在那裡拍攝的?如果是在台灣,那我建議該地政府一定要好好考慮管線改造計畫,看起來真的很心驚。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