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3998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王育麟、劉梓潔《父後七日》


幾個月前,讀書會的影展長跑者阿C先在電影節搶看這部被譽為「台灣的《送行者》」的電影,並且在開會的時候做了一些目擊報導。
當時我們才剛讀過一篇關於現代台灣殯葬業企業化現象的社會學論文,對於送喪主題都還留有一些印象(我也是讀了這篇才知道,殯葬業很有前景,因為人只會越死越多)。阿C說首映會現場,果然就有類似「龍巖」這類的現代化禮儀公司發問,該單位透露台灣傳統喪禮光怪陸離實不可取之類的語意。
阿C真的是我們的意見領袖說。
在他分享觀影心得之後,《父後七日》就變成我們非常想看的電影,加上後續媒體宣傳效應,這部電影變得勢不可擋;我們讀書會就先開了一場押票房的賭盤,接著像提肉粽一樣地分別相招親朋好友去看電影。
前幾天讀書會再聚首,久違的某甲一提到《父後》就眉開眼笑說:「我和某乙一起去看,超好笑的,而且同場觀眾也是一直笑一直笑!」
此說法馬上遭到其他人質疑。
阿A說這部電影如其他國片一樣,也是小品類,她把它歸到像《帶我去遠方》這類。她認為《父後》票房好到超出我們賭盤的預期,證明行銷策略上是很成功的,但電影本身就是小品小品的感覺。
阿伶在看這部電影之前,家中長輩已經先去看過,然後提醒她這部片真的很不好看叫她不用去看。阿伶親身試片之後,果然得到「沒有很精采」的心得。話說阿伶這幾年參與過更為大型的傳統喪禮,眼界整個大開;《父後》阿梅家因為人丁單薄,喪禮的荒謬度其實都不及阿伶參加的那幾場,所以沒有激起阿伶共鳴。
我則決定回台中看這部電影,原因在於想帶家人一起進電影院看國片(全家都屬「愛呆玩」這款),於是在《父後》熱潮中一口氣就貢獻了五張票。
不過看完電影,家人也就互相推推擠擠出場了,在上完廁所之後便討論起「中午要到哪裡吃大餐」的話題。(畢竟全家要團圓是很難得的,吃大餐也是很重要的活動)
這和上次帶他們看《艋舺》的反應很不一樣。我忍不住追問他們到底好不好看,大家還是愛講不講,只有媽媽回答:「這要怎麼說呢?每個人的生活經驗又不一樣。不過那個阿琴倒是滿會演的。」
猛然想起幾年前我們家族才趕進度般地送走一些長輩,各地習俗、各家族選擇的儀示的確都不一樣,自然形成隔閡;爸媽的社會背景和年輕的高知識分子阿梅也不一樣,「父後」、「母後」的心路歷程絕對不同。(我猜他們心中的os應該是「四方金多少、壽金多少,燒的順序不可錯亂」、「紙蓮花好難折」、「等一下要去素食餐廳還盤子,順便和師兄師姊聊天一下」這類,不像阿梅那麼感性的os)
一個文學作品被改編成電影,到底有多少障礙?相信《父後》會是一個很好的討論題材。在我最近讀的《電影的魔力》這書中,Howard Suber解釋了「態度」(attitude)對拍攝電影的重要性;改編之後的《父後》,很可能就是一部讓人看不出態度(或立場、或情緒)的作品,但因為誠意十足,大家也就還是買單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