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程孝澤《近在咫尺》


我在大學裡所學到兩項關於「拳擊」運動的兩項知識:
  1. 【普通心理學】課程:人類腦部中有各種腦葉、海馬結構等精密的組織及腺體,由於拳擊選手的頭部經常受到重擊,所以某個部位特別容易受損,導致產生類似帕金森氏症四肢顫抖、口齒不清的症狀。(該部位的名稱我還給老師了)
  2. 【紀錄片美學】課程:1996由Leon Gast所執導的紀錄片When We Were King,是一部關於拳王穆罕默德.阿里在非洲金夏沙所參與的慈善性質比賽。「拳擊」看似暴力又英雄主義,但因為老師認真剖析,我得以理解阿里在整個比賽過程中展現的民粹精神。
《近在咫尺》的拳擊,基本上和這兩項知識無關。
你看拳擊是種那麼容易傷及腦部的運動,但是《近在咫尺》把主角阿翔設定在一種架空的拳傷:不但失去記憶,而且還會在想哭時大笑,這想必為了取悅觀眾而設計出來的疾病。而角色們又是青春荳蔻的少年少女,要搞定自己情緒就已經很困難了,當然不必去提「拳擊」有什麼樣的民粹精神意義--「拳擊」在本片的意義,是「自己夢想的實踐」、「長輩夢想的實踐」以及「向人炫耀的工具」。
在進電影院看片之前,讀書會同學就已經分享,近來這種「學校裡XX社團岌岌可危、社員熱血招生」的公式化偶像劇相當多。帶著他們的提醒,看完《近在咫尺》時感覺像是平順地看完一個故事,沒有說很糟糕,但也沒有什麼餘韻和悸動。
然而,扳起臉來做一些社會學式的檢查,最引起我注意的就是:本地學生(以趙大傑和丁小玲為代表)的最大競爭者,都是來自中國的角色(以陳家翔和遲姍姍為敵手);他/她們爭搶同儕的注意力和學習資源,但是中國角色總是度量很大、暗中指導本地學生,最後大家都是勾肩搭背的好朋友。眾同學們在罹患失智症的傑爺爺(由早年擅演反共抗俄電影的王珏爺爺飾演)面前共同演出「找大傑」的戲碼,大家都哭得死去活來。(此時鏡頭不能帶到阿翔,因為他想哭時會大笑)
這本地學生與中國學生的相互競爭、又再相互大和解的劇情,到底反映了我們現實社會的什麼情況呢?《近在咫尺》這片名,除了解釋「愛你的人如傻瓜般就在你身邊」之外,是不是還有什麼弦外之音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