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蕭雅全《第36個故事》


電影在雷光夏溫暖的歌聲中結束,觀眾坐著不肯走,最後字幕跑完,大家才在無聲中魚貫走出放映廳。這是看電影很少有的經驗。
但這不是毒舌阿伶的風格,看完電影出來一定要討論的啊,於是就與她老公及惠阿如分享起自己的心得。
偽裝隱形人的我依稀聽到阿伶說:「……嘰哩呱啦…這就是一部『小資』看的電影…嗄嗄嗚啦啦……。」
「小資」是從我們讀書會上一本書《走進都會中國》習得的名詞,主要是形容北京、上海等中國大城的新階層狀態;傳統的「中產階級」、「勞工階級」已經無法適用於當代都會中國,「小資產階級」一詞被發明出來,指稱教育、素質和職業技能出色,但收入及消費能力皆遜於中產階級的城市新興階級。因為經濟能力不佳,所以強調自己的文化品味,文化資本是「小資」向「中產階級」抗衡、比拼的力量。
如果沒有聽錯,我真的要讚美阿伶好厲害,將所學應用於日常生活。
《第36個故事》就是強調品味好重要好重要的電影,諸如出現的場景是101大樓、信義區街道空橋、咖啡廳、設計公司,出現的人物是年輕的創業者、文創工作者、航空公司的機師及空姐,除非跑到陽明山買海芋,不然真的都不會碰到勞力工作者耶。這些人共同帶來一些沒有意義的禮物,然後交換來交換去,成為朵兒咖啡館的特色,因而吸引到陸客團體和旅行社的注意。
這特色最後使薔兒換到一部車,而且還可以用相同的邏輯去交換免費的勞力工作者(如男朋友),自己都不用學習了;朵兒也不存錢了,跑去旅行作背包客,看看自己能不能為手工香皂提供第36個故事。
仔細一想還蠻有機會主義的味道,很不像我所聽到的創業者辛酸故事。這也許是有一個中產階級媽媽的好處,帶著小資女兒做腳底按摩、頭皮SPA、吃冰,在奢侈消費中灌輸一套務實的價值觀,數落女兒的同時還讓服務她的勞力工作者心有戚戚。
總之,扣除舒服地享受雷光夏及侯志堅的音樂之外,我感到故事既夢幻又脫離現實,人際關係簡化了,創業貸款也毫無壓力(搞不好媽媽資助所以不用貸款),一切只要保持生活品味和達成夢想就好了;〈絕色奇幻報〉標題說「用布爾喬亞的語言.說波希米亞的故事」,這句話本身就洩露了電影服務的對象,整體表現出出資者台北市政府的品味。

接下來,我也要向阿伶一樣運用所學。
話說最近討論電影行銷策略有些失焦,一來可能是我們不專業,二來是我們沒有以單一個案來作研究。且讓我利用手邊有的材料來作整理,盡量了解《第36個故事》所做的行銷策略:

  1. 置入式廣告(Product placement):
電影中至少做出了「台北市」、「自行車」、「朵兒咖啡館」這三項產品的行銷。
「台北市」的城市行銷已經不用多作解釋,因為它就是市府出資,連帶城市各個景點和特產也都入鏡。
「朵兒咖啡館」是根據《台北畫刊》所報導得知:「原本是閒置多年、未經整理的空屋,經由工作人員清理搭建的主場景『朵兒咖啡館』,在電影完成拍攝之後,成為獨立營運的實體店面。」(頁56)其甜點可能在片頭都寫出來了,像手指泡芙、槭楓蛋糕之類(寫得我肚子都餓了)。
「自行車」則是透過銀幕影像置入(screen placement)及劇情置入(plot placement)的方式達成,例如薔兒騎車散發傳單、散發的其中一家店就是自行車店、劇情中置入騎車來的歪果人背包客。
  1. 聯合促銷(tie-in)
與捷安特Giant自行車公司聯合促銷。就手邊這張很大張(而且很難收納)的酷卡所顯示,正面完全是電影資訊、背面完全是Liv/gaint的資訊,正符合版面一半一半的原則。
這次捷安特所促銷的商品以女性為訴求,Slogan是「COMPOSED MY JOURNEY:譜寫心旅程.Liv與妳的故事」,然後以五章結構(啟發、印記、旅行、守護、分享)鋪陳五個促銷方案;其中只有「啟發」方案贈送《第36個故事》電影票,其他皆與電影無關,而是女性單車族商品。
我猜測電影創作者在創作初期就已經考量到聯合促銷策略,所以來得及將產品置入到劇情之中,所以整體的融合度相當高;且電影的主要觀眾群是女性,所以連帶推動的是女性的商品。
  1. 週邊商品(Merchandise)
就絕色影城刊物〈絕色奇幻報〉專訪,插畫家吳孟芸有繪本書會出版,內容會是電影裡手工香皂的35個故事;劇情裡這些故事呈現得比較破碎(精確來說只有3個被張瀚講出來),在書裡則有清楚地描繪。
另外,還有雷光夏、侯志堅創作的電影原聲帶。據《台北畫刊》報導,還收錄了電影沒有出現、專屬於原聲帶的曲目。事實上,上博客來的網站查詢,我相信會有《第36個故事》週邊商品列表,不知有沒有做成package。
 
以上分析,順便提供給愛好《第36個故事》的人參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