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卓立《獵豔》


在看片之前,這部電影的行銷讓我聯想到兩種類型片。一類是以「窺視」為題材的懸疑片,例如區屈考克《後窗》(Rear Window,1954)、安東尼奧尼《春光乍現》(Blow-Up, 1966)、珍康萍《兇線第六感》(In the Cut, 2003)。另一類是近期國片走在情色與藝術邊緣的拍片風潮,例如《天邊一朵雲》、《愛神幫幫忙》、《色戒》等。
既然有那麼多典範,欣賞《獵豔》時總是想看出編劇還有什麼新意?而這些公式上的調整是否還值得我省思什麼?
我看到了兩點創意。
首先是「後設」的概念,簡單地說就是以女主角寫小說來討論現實世界(最後真實與虛構的界線變得模糊),而這起事件卻又是我們所看的一場虛構電影。於是,觀看這部電影其實牽涉到好幾個不同的敘事層面。
然而對於小說家形象和生活的塑造,我很好奇真的是如此?由於吾友阿雅和小菲的轉述,對於通俗小說作者我有另一套的想像:通常為了增加每小時的稿費價值,所以作者就是不停地寫、不停地寫,寫出光怪陸離、風花雪月的文字,一兩個月就要寫完一本小說,才能提高自己的時薪。有的作者甚至會鄙視自己的作品,說不想再看第二遍。
電影似乎想把通俗推理小說寫手提升為文學家的形象,進而贏得觀眾的認同,但我個人認為這兩者還是有實質上的差異。當女主角把完稿丟給忙著接電話的編輯、好似戰勝自己的瓶頸,我覺得只是她所發出的最後通諜(想快快拿到稿費);整體而言,寫作才能並沒有在她的復仇行動起任何作用,當然也沒有什麼寫作療傷的效果,也無法討論她具有文學上「陰性書寫」的特質。書寫僅只是為「後設」而「後設」,頗為可惜。
另一個創意點在於,電影將故事背景放在台北國,讓我們看到「偷窺」和「情慾」元素在台北國會如何運作發酵,雖然發酵出來的劇情也不盡真實。請聽以下我的切身經驗。
我去年因為找房子時間倉促,因而不小心住進了「和對面住戶相距只有五公尺」的房間;也就是說我不需要照相機和監聽設備、頭抬一下就可以知道這家人的一舉一動。
偏偏這家人的小孩非常愛大吼大叫、大人又管教無方,以致於我不想知道這家庭的事情也不行。家裡的妹妹叫ㄧㄢˋ ㄖㄨㄥˊ,其情緒表達方式經常是尖叫、尖笑;哥哥是個國高中生,對於妹妹的吵鬧總是以「放狠話」的方式回應,而且在十點過後也經常如此狂吼鬼叫。
於是,他們的爸媽被訓練出以更大的嗓門來「教導」他們。總之,他們可以說是巷子裡最吵的一家。
有一天晚上,ㄧㄢˋ ㄖㄨㄥˊ可能是看了電視覺得很好笑就一直狂笑一直狂笑,居然在客廳裡就控制不住尿出來了!哥哥和媽媽馬上大聲怒叱,罵她好髒好髒!我一方面擔心這個小孩無法控制膀胱是不是有問題(明明已經是上小學的年紀了),一方面也好想跟著叫罵這家人叫那麼大聲好沒公德心好沒公德心。
另一天,ㄧㄢˋ ㄖㄨㄥˊ因故大哭不已,作媽媽的受不了小孩的無理取鬧,居然還說:「還不夠大聲喔~要不要幫妳加油?」聽到時整個很傻眼。
偷窺真的是創作之母嗎?我真的很不想知道這家人的任何事情啊。
回頭過來看《獵豔》,鏡頭流暢安排社區公園裡居民的生活狀態,乃至於片尾鳥瞰台北的景觀(不知怎地覺得有希區考克的哲思:都市裡什麼怪事都有),雖然有美化台北國之嫌,但生活煩悶的國民其實也需要這種電影調劑一下--最好呢,我家對面也住一對賞心悅目的年輕男女,不用每天開窗做愛都沒關係(我也受不了另一種形式的尖叫),只要不要製造問題小孩帶來噪音,我就真的雙手合十感謝他們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