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陳駿霖《一頁台北》


在我手邊這本98年6月份第497期的《台北畫刊》雜誌裡,郝市長以〈台北開麥拉〉為題寫了一篇以電影行銷台北的「市長的話」:

「近年來,電影成為行銷城市最有影響力的管道之一,鏡頭下的台北魅力也受到更多注目,像是由新銳導演陳駿霖執導的電影《一頁台北》,就選在台北取景拍攝……」

這有如廣告文的序言行銷台北之餘也行銷了《一頁台北》。電影於上個禮拜上映之後,愛做研究的我當然就跑去看了,並且拉來新朋友「索尼」一起觀影。(看我多會幫朋友取化名)
先跟索尼說聲抱歉,在大量降雨的夜晚陪我看片,而且說好要請你結果又讓你自費;請原諒我不知哪根筋不對,售票員警告我「25分那場只剩第一排喔」後還是劃了25分的場次,結果采潔、淳耀、孝全(裝熟?)這些美女帥哥在我們的視野裡通通變形。
偏偏這場還發生重複劃位的尷尬狀況,電影都開始了場燈還亮著,工作人員忙亂調度觀眾席,而且還嘰哩呱啦地向附近的高中生觀眾說「等一下『老師』要來喔」。因為我們坐在倒楣的第一排所以聽的相當清楚。
這部電影對我來說是浪漫喜劇(romance comedy)和神經喜劇(screwball)的混合體。典型的浪漫喜劇就是異性戀戀人弭平階級或思想上的差異而在一起,中間穿插各式各樣的爭吵或鬥嘴。神經喜劇則經常是角色相互追逐(例如飛車追逐,或在一堆門裡面追來追去)、打鬧(例如用奶油派丟來丟去),馬克斯兄弟的黑白片相當經典。
然後,因為《一頁台北》要落實本土化的編劇,所以「開錯門中門」的戲碼就在師大夜市、捷運站柵門、皇家旅館之間展開,用水餃扔來扔去也是非常合理的安排。女主角Susie是個機靈的女孩,為了追逐而去「借用」別人的機車,這乃是為了符合台北國的國情和國民性格呢。真的是非常地巧妙。
最後,借用了歌舞片的元素,Susie幻想與小杰和書店裡的路人甲乙丙丁跳起舞來,有不少觀眾反應相當喜歡這樣的結局,包括索尼。(索尼喜歡跳舞是嗎?要不是我不會Lindy Hop,馬上當街跳舞和摔倒給你看)
總之,在等待字幕跑完之前,我認真覺得這部電影真是個很襯職的類型喜劇,一般觀眾一定能從這些類型化的角色(天真青少年啦、倒楣警察啦、搞笑黑道啦、市儈房售員啦)得到歡笑。我真心誠意給它7分的高分(滿分10分),不能再高是因為我還給過其他電影6分、5分,要公平以待。(內心話:其實,從城市行銷得知的台北國電影,我常常先有不太好的印象分數)
另一方面,因為中文片名《一頁台北》和英文片名Au revoir Taipei在意義上有差別,所以開啟我對電影的另一種想像。不過在字幕跑完之後的一段奇遇求證之後,發現並不需要這樣去想。
事情發生的經過是這樣子的。
片尾字幕開始跑時,工作人員還在向我身後的觀眾(大部分是高中生)宣佈「等一下『老師』會來喔」。我一方面不想耽誤索尼的時間,一方面覺得這次冒雨看電影真的很對不起他,以及對高中老師來到電影院現場是想怎樣而想要快快離去,但索尼提醒我「不是電影愛好者都會看完字幕嗎?」,於是我還是耐心地看完字幕。
正當大剌剌起身拿傘走人時,工作人員用麥克風宣佈:「謝謝大家,讓我們歡迎導演跟我們面對面,我們有準備海報喔……。」已經起身的我在亂哄哄的腦中羅織各個線索(高中老師→陳導演、工作人員→行銷人員、爆滿的場次→導演場),加上在第一排站起來非常丟臉(只要我們一離開就是從導演面前走過),所以就還是坐下來參與這場幸運得到的導演座談。
很高興的是,因為索尼還蠻喜歡這部電影的,所以散場後積極地向導演詢問劇情問題(這下,坐第一排的劣勢反而成為衝出場外的優勢哩)。在此也要向索尼說聲謝謝,我才能順勢向導演詢問有關於外文片名的問題。(我好像結交了一個男版的Susie)
導演回答:選擇用《一頁台北》來命名在於「ㄧㄝˋ」這個字有諧音上的趣味,它可以是書頁的頁,也可以是夜晚的意思,恰好這整個故事就是在一個夜晚所發生的;當在取外文的名字時,因為小凱為女友學習法文,所以就從法文來設想,並且因為故事中有許多要離別的劇情和角色,於是就取為Au revoir Taipei,而導演認為兩種不同意思的片名也會產生一些趣味。
在證實之後,我確實也了解到陳導演在Q&A時間所說的「只想拍一部我所想像的台北」,因為我對片名的想像真的和導演不同。
以我爛爛的法文能力,Au revoir Taipei翻譯就叫作「再見台北」。由於作過電影史的研究,所以這個名字引發我另一個聯想,並且在討論豹哥的年輕造型為什麼會拿著吉他、劇中的電視劇為什麼叫《浪子情》,都能產生一些懷舊的詮釋方法。
我所聯想到的是以下這部「經典名片」:

圖源:博客來

(心中暗想:美國長大的導演怎麼可能想的到?我真是個愛幻想的天才兒童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