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鈕承澤《艋舺》


就我個人的影史認知,類型的生命週期常是這樣子的:某個紅及一時的類型片,在經過浮濫的競拍或社會變遷之後就會成為票房毒藥,然後消失死亡。然而,當類型絕跡後,突然有導演重拾對它的興趣,拍了一部敘事元素經過調整的類型片,馬上又會受到極大的重視。
近代的例子包括史詩電影《神鬼戰士》、歌舞片《紅磨坊》、含西部片元素的《斷背山》。
我覺得《艋舺》也是在社會寫實片的台灣影史脈絡下走紅的電影。製片團隊的努力當然值得肯定,但《艋舺》富含類型及影史的線索,讓它本來就很容易突顯出來。
關於從類型研究看《艋舺》的評論,日前在電影資料館的電子報讀到蕭明達老師的文章(點此可看文章)。不過類型研究者雪茲認為,類型研究的一大課題在於了解類型系統和社會系統的關係。蕭老師的文章說明的是1980年代後期台灣社會變遷的狀況,它們經過象徵或寓言式的轉化進入了《艋舺》的文本脈絡之中。然而,如果以雪茲的想法來說,我更想知道的是:為什麼2010年要拍一個1980年代背景的社會寫實混合青少年成長的類型片?而且居然引起台灣觀眾熱烈的回響(不論是好的還是壞的)?
在胡思亂想的過程中,我發現《艋舺》有四個外於文本的觀察點,使它在當代觀眾心中可以有別種層面的解讀。
第一,《艋舺》由李烈監製、阮經天演出,主題可以說是男性青少年進入成人世界的「入世故事」。這樣的組合巧妙地聯結李烈上一部監製的電影《冏男孩》:《冏》片尾不是出現了客串演出的阮經天嗎?而且也是騙子2號(還是1號?)長大之後的化身。
李烈在演員時期並不是社會寫實片的類型化演員,擔任製片所推出的這兩部電影都有initiation的概念。製片有時也有作者論的分析,《冏男孩》和《艋舺》為何在不同的編導創作後有相似的情節,這是值得了解的。不過,更讓我刮目相看的是,聽說李烈受訪時曾很果斷地表示,《艋舺》從一開始就沒有考慮大陸市場!烈姊真的很帶種,所以將來我會持續看烈姊的片子。
第二,放在台灣社會寫實片的影史脈絡,《艋舺》有著許多不可言喻的文本互涉,而且還可以發現台灣觀眾對男演員的要求變化。
社會寫實片是個奇特的類型,通常都是某個電影潮流的末期。在台語片時期,我們可以概說1965年代之後,市場上出現不同於歌仔戲電影和文藝片的動作片型。其來源有些複雜,有可能是來自於對日本的日活電影公司「男性電影」的仿拍,於是出現了如黃俊、奇峰等硬漢型的演員,也有吉他英雄走天下的劇情,基本上是在模仿小林旭、石原裕次郎、宍戶錠等日本浪子明星,劇情常常都於幫派、黑社會、暴力英雄有關。
70到80年代,在國語片的健康寫實、三廳電影、政宣電影票房都不靈光之後,台灣再次出現以黑幫、犯罪、賭徒為題材的社會寫實片(有人名之為「黑電影」)。公式大致就是男主角誤入黑幫十分痛苦,用以向觀眾證明「歹路不可行」。這個潮流的流行演員是慕思成、馬沙、李小飛等等,而製片的背景據說與真實的黑社會相關。今日看這些電影可能覺得誇張好笑,不過一些演員是有能力演出講求情義的黑道人物,例如慕思成、楊惠珊。另外,為了刺激票房,所以剝削演員身體的做愛場景也是十分厲害的。而這個電影潮流大約與《艋舺》的劇情時間相同,看市井場景中貼滿限制級電影海報就知道了。(因此推論:柯佳嬿飾演的小凝清湯掛麵,像是跑錯時代的女明星桂綸鎂)
新電影時期,在長鏡頭美學、非職業演員、歷史及社會關懷角度等的訴求之下,侯孝賢、楊德昌、徐小明、陳國富等人都有黑社會寫實混合青少年成長片的作品,一直延續到90年代的蔡明亮、張作驥、林正盛。代表的演員像是林強、高捷、游安順,他們在表現幫派鬥毆叫囂的氣勢上非常嚇人,不過因為不是偶像明星的good look,配合著藝術電影一起行銷總是十分尷尬,即使作品在國際影展得到不錯成績,國內普羅階層的觀眾卻很少注意。《艋舺》的導演鈕承澤就是這時期的代表性演員。
《艋舺》在宣傳上的訴求就是社會寫實片,所以我在看片時腦子不停轉動的就是這種片型的歷史。例如濫漫的「櫻花」圖象或吉他,我聯想到的是台語片時期的仿日情結。林秀玲本身的演員符碼,在蕭老師的文章裡也已經有討論到。電影最後,小凝問到最近流行的電影是《大頭兵》,則是以一部軍教片形式的喜劇片,帶出來社會秩序重新建立在國家體制之下的象徵性意義。
以演員作為主軸,我們可以發現最後在《艋舺》出現的演員,主要都是模特兒出身,而且都把握住「讓他們穿少一點」的服裝設計原則;在電視節目的宣傳上,明星們還隨意地勾肩親嘴。這在過去社會寫實片的行銷宣傳是很少見的,顯示出觀眾對於男明星的認知和喜好有了劇烈的改變。(為了廣大觀眾福利著想,製片最好發起票房破多少多少時,小天和趙又廷裸泳之類的老梗活動)
其三,在高雄和台北競相爭拍城市行銷的電影策略之下,《艋舺》可能是台北2009年至今所拍到的最好作品,並且帶動龍山寺、剝皮寮等地的觀光活動(我的讀書會同學對於剝皮寮總是一直講一直講一直講)。另一方面,因為電影總是照著編導自己想像中的萬華來重塑及表現,上映之前就有萬華本地的民眾予以抗議;我想它是城市行銷策略興起之後,爭議最大的作品。
不過,我因為通車和借書的關係常在龍山寺附近走動,發現此地真的遊民頗多,不知道為電影而來觀光的人會怎麼思考「萬華人真生猛」這回事?
最後,由於德國電影學者克拉考爾在《從卡里加利到希特勒》這本書的序言寫到一些重要觀念,我每次看電影都要走火入魔地思考電影文本和當下國家處境的關聯。實地看過《艋舺》之後,我得知角色之間背叛、仇殺、內耗的原因在於外省幫介入之後的利益爭奪;他們的理由是,世界改變了,本地的幫派應該要順應外面的潮流。而阮經天主演的和尚最後含淚訴說著:「我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你們!」像極了馬政府在推動某些政策時的說詞。
突然間,對於看電影前老哥問我對於ECFA有什麼想法時,我好想重新回答:會造成背叛、仇殺、內耗,而且不曉得在二十年後會不會產生大量的遊民?(←從前幾段複製、貼上即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