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557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朱延平《刺陵》


這部電影的劇情,請參考奇摩電影開眼電影,順便也可了解一下觀眾普遍的反應。聽說這部電影在中國比在台灣早上映,有一些來自中國方面的網路評論已經深刻批判過《刺陵》的編劇問題(請在google輸入「刺陵 林超榮」的關鍵字,頭一、兩篇有寫得很好的評論)。
檢視一下編劇指導岸西的創作經歷,都是我很喜歡的作品(如《甜蜜蜜》、《男人四十》等)。為什麼會參與《刺陵》的編劇團隊、編出一個漏洞很多的劇本呢?如果以商業片的行銷策略來思考就可以理解,因為需要「掛名」(過去我作過台語片的田野訪談,就有這種廣告上隨便掛名的狀況,以致於日後作台語片文本分析時無法對主創人員指名道姓)。依《刺陵》劇情的混亂狀況來看,岸西很有可能只是掛名「編劇指導」,但實際上並沒有指導,不然無法解釋善於女性電影的編劇家為何跑來統籌指導《刺陵》。
依此推測,編劇的主要責任在於其餘的編劇群。這次在播放電影時我刻意地看了一下演職員表,片頭只有編劇指導之名;一直要到片尾散場、大家匆匆走出電影院時,完整的編劇名單才被打出--我想這也許就是一種藏拙的手法。其中,我特別注意到林超榮這個名字,因為他也有參與《功夫灌籃》的編劇工作,而《功夫灌籃》普遍被認為是一部「太扯」的電影。
類型編劇方法一直由商業電影工作者所採用,但就《功夫灌籃》和《刺陵》來看,朱延平編劇群採取的很像是更懶惰的公式編劇法:尋寶盜寶本來就是個大公式,只要順著公式寫,奪寶英雄、盜墓賊、尖叫美女、機靈的小鬼、耍寶小丑也都會按其本份,出現在酒吧、營地、沙漠、古城遺跡裡,鬥嘴、打架、閃躲暗器什麼的。
基本上,商業電影本來就是脫離現實、演出觀眾想看的世界而已,所以我們不去追究這個放在西北沙漠的電影怎麼沒有突顯任何當地的問題(新疆、蒙古、西藏,不是都有自治和人權的問題嗎?皆完全省略不提)。然而,以懶惰的方式寫成劇本,觀眾感受不到創意,如果連基本的邏輯都說不通,當然就會變成攻擊的標靶。畢竟是花錢進電影院看的。
在演員的表現方面,台灣演員的部分,我看到的是非常一般的台灣表演方法;在香港演員曾志偉、黃一飛的部分,我看到的也是非常一般的香港表演方法。在中國演員陳道明的部分,我看到的還是非常一般的陳道明表演法。
反倒是中國女演員苗圃,我看到她在詮釋叼叼這個角色上的「戲感」。叼叼這角色的寫實性我們暫且存疑,但苗圃儘可能在動作及聲音表演上給予她逼真的感覺,看片時我都在期待她的出現。(雖然最後一場戲有些扣分:一場打鬥結束後,她含笑與「大漠飛鷹」一起走路離開,完全忘了前半分鐘她才被戳了一刀)
至於不久之前與讀書會同學討論到林志玲的聲音表演,我個人覺得她就是非常一般的念稿,就算是事後配音也沒有加強什麼。其實,具有知性感的小說作家本來應該是很討喜的角色(請比較李心潔在《詭域》的演出),但在劇情走向、台詞編寫及林志玲演技的條件限制之下,藍婷只要甩髮、尖叫、鬥嘴就好,通俗小說寫手的困挫和痛苦都避而不談,所以沒辦法再發揮什麼。
但話說回來,在台灣,觀眾看電影的心態也不是很正經。或許有人真的會以嘲笑和痛罵電影、產生和電影完全無關的歡樂感覺來看電影;朱延平的電影就像是瓊瑤的電視劇一樣,提供和朋友歡笑嘲諷、在網路賣弄毒舌本能的管道。就此,我還是佩服朱延平導演,從七、八○年代至今,不斷推出類型化的商業電影真的非常厲害,台灣電影史必須以另類的角度看待他。
(update:昨天,我從吾友阿C得知,九把刀發表了一篇《刺陵》的心得網誌,十分地爆笑毒舌,而且反而使得阿C很想去看電影--這正好反映cult film觀眾的奇妙心態。看來下次可以找毒舌派阿C一起看朱的電影,一定會獲得電影之外的娛樂效果。)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