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7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龍應台《人在歐洲》


今年龍應台出了一本被媒體大為宣傳的著作。她重新回顧了歷史,等於尊重歷史,而尊敬歷史,歷史也會尊敬她。(這句很有學問的話其實是龍自己說的,請讓我借用一下。)
我還沒把這本著作找來看(打折後300元仍然超出我買書的閾值),但有關歷史的書遲早都要拿來讀。再等看看圖書館吧。
據說,龍是個受爭議的文化人,但到底是如何的爭議法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我還蠻喜歡某些單篇文章的思考脈絡及開闊視野。
這本80年代末出版的《人在歐洲》,我第一次讀是為了高中時的暑假作業,想當然耳以囫圇吞棗的方式消化完畢,不去追究書裡描寫的歐洲背景。
現在再讀,這些歐洲的背景資訊又已經過時,千禧年後的全球變遷已經進展到經濟與環保,對於德國的屠殺歷史、以色列的種族歧視、瑞士的人道政策等等大多物換星移。現下大家關心的是中國經濟崛起和全球暖化的問題。
然而〈臺灣作家哪裡去?〉〈詩人拎起皮箱〉〈讓藝術的歸藝術〉〈視大獎.必藐之〉這四篇,即使在現在的社會條件下讀起來也很有啟發性,特別是對從事藝文創作的工作者。
今天,文字工作(乃至於我所關切的電影工業)已經被歸為文化創意產業,它有一套新的理論和生產觀點。但沒有改變的是,在作家和作品爭取國際認時,仍然有諸多複雜的因素左右創作者的思維,例如:政治背景、異國情調、甚至所謂「話題性」和「新聞性」,這些基本上都是龍在80年代末就點出來的問題。高中時候真的不會想太多,現在才知道這些都是很嚴重的問題。
另一方面,這些關於文學創作的評文,可以進一步讓我思考電影創作的問題。比方說:中國電影的興起及台灣電影相對的超級弱勢。中國電影藉武俠及歷史類型片美輪美奐、或文革電影複習傷痛的同時,難道沒有對外國觀眾散放異國情調之嫌?台灣電影的中生代產業人才出走,像不像「詩人拎起皮箱」?近期流行用電影行銷城市,是否剛好產生資本主義社會下會產生的膚淺作品,因而也剛好造成西方人無意了解台灣電影?中國電影強大到排擠台灣電影,背後的原因會不會和「話題性」和「新聞性」相關?而所有華語電影工作者競相爭逐坎城、威尼斯、奧斯卡外語片等國際獎項,無異於華文作家關切諾貝爾文學獎,是否也是以西方人肯定自己、自己才能肯定自己的狀態呢?
在〈臺灣作家哪裡去?〉這篇提到了大量閱讀中國作品之事。巧合的是,我最近才在讀書會表達了我對中國電影興趣缺缺的態度。就龍的說法,我是隻井底蛙。
但是我覺得自己沒有表達清楚。對於整體華語電影,我絕對是採完全開放的吸收態度;只是針對中國電影,我無法每次都花錢進電影院觀摩因為薪水真的不多。而且,我也認為一部中國電影延遲到在電視或圖書館可以看到時,才會淡化商業行銷的光環、才會累積足夠的觀眾反應,也才能充分了解它的精神和價值。我並不放棄觀看它們的機會。
台灣電影沒有那麼幸運,在產製及行銷條件都差的情況下,我不能錯過它們在電影院裡的放映。這和華人文學的狀況是不太一樣的。
(另外,讀書會同學也問:如何判斷一部電影的國籍?基本上我是從開眼、奇摩、IMDb這類很普及的電影網站查到出資國家和主創人員,再判斷一部作品有多少台灣成份的。話說,這群讀書會成員經常性在bbs版上沒有回應,害我以為自己的貼文沒有很重要呢)
總之,這篇網誌先留個筆記。以後如果我想要複習這本書,或是對於分析、寫作路線感到困擾時,就去把前面講到的四篇拿出來讀一讀因為是精華。在此也提供給大家參考~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