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amazing!網路的世界~
  • 40780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Monika Treut《曖昧》


從上次看過《亂青春》之後,我得出「以後看李啟源的作品要有心理準備」的心得。
不過,這部德國女導演Monika Treut與李啟源公司合作的《曖昧》,我有不同的認知角度:我看到一個影像工作者從發想到實踐完成的過程。
我說的並不是片中的女藝術家,而是Monika本人,因為幾年前我在電視台的實習過程中意外與導演有所接觸。
當時,導演與電視台合作完成一部台灣女性的記錄片《母老虎飛飛飛》,與我們部門的大哥大姊們成為很好的朋友。某一天她突然出現在辦公室,大家都又驚又喜。
當天中午,大姊與Monika外出午餐。回來後,一位大姊便向我們透露導演的新片計畫:是一部鬼片,講幾個德國人來到台灣,找來一個台灣女子作導遊,中間發生一些事情,德國人就回去了;最後這個台灣女子會發自己其實已經死了,而她自己卻不知道。
因為透過大姊翻譯,所以就只留下這個大概的故事印象而已。
有趣的是當天下午。那次Monika來台,目的之一就是為片子做研究,當然還包括調查演員。於是大姊調出幾支桂綸鎂的片子給她參考;播放中她順便與我們幾個實習生聊起天來。
在這個短暫地接擉中,我感受到導演親切的好脾氣,打破了我對藝術電影工作者的刻板印象(以為導演們脾氣都很大,或總是對事物批判來批判去)。當時Monica作完《母老虎飛飛飛》,對台灣文化有一定的熱情,言談中還熱切詢問我們對現下台灣女演員的想法。
現在電影上映了,我也終於了解當初模糊的故事,最後是這個樣貌。(大家能想像胡婷婷的角色曾經考慮過桂綸鎂嗎?)
回到電影本身,就如片名「曖昧」,許多情節是沒有被明說的,觀眾或許要投入一些想像力來詮釋;況且,故事還涉及台灣宗教,怪異的程度讓我覺得自己好像不是台灣人哩。
經過幾天的思考,我個人有一個詮釋:此片的主題在於探討「真相」和「表相」的差異(女同志的設定只是敘事上的策略)。三個女主角都有各自追查的目標:藝術家追尋愛人的文化痕跡、艾菱想知道自己父親的故事、女記者調查藝術家的生平和八卦,三個人都想探求表面下的真實。此外,中文片名「曖昧」和英文片名Ghosted在意義上也不一樣,同樣耐人尋味。
或許再擴大一點,以艾菱為台灣文化的代表,她和她的家人或許也可以建構出導演所理解的台灣寓言。例如:艾菱所以為的叔叔,在德國開設的是名為China的餐廳,販賣的是迎合外國人口胃的菜色;艾菱的母親則是傳統的台灣女性,也在新店一帶經營台菜餐廳。透過餐飲文化,艾菱的兩個長輩具有一些「外省/本省」文化上的對比。(為此,我覺得叔叔的角色其實可以找張復健、樊光耀這類看起來有外省氣質的演員,會更有意義。)所以,後續出現關於這位叔叔的迷團,就會有一些隱喻上的意義。
 
不過要以此進一步詮釋,就要再花點想像力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